<ins id="ndrpz"></ins>
<var id="ndrpz"><strike id="ndrpz"><thead id="ndrpz"></thead></strike></var>
<menuitem id="ndrpz"><strike id="ndrpz"></strike></menuitem>
<var id="ndrpz"></var>
<cite id="ndrpz"><strike id="ndrpz"></strike></cite>
<cite id="ndrpz"><noframes id="ndrpz"><var id="ndrpz"></var>
<var id="ndrpz"></var>
<var id="ndrpz"></var>
<menuitem id="ndrpz"></menuitem>
<cite id="ndrpz"></cite><cite id="ndrpz"></cite>
首頁 首頁 資訊 查看內容

《寵溺來襲:總裁的專屬小妻》--全本小說--全文免費閱讀

2019-11-12| 發布者: 奎文資訊網| 查看: 135| 評論: 1|文章來源: 互聯網

摘要: 鳳凰網科技訊北京時間11月12日消息,據路透社報道:▲經典新書《寵溺來襲:總裁的專屬小妻》已上線。在【茄子......
鳳凰網科技訊 北京時間11月12日消息,據路透社報道:
▲經典新書《寵溺來襲:總裁的專屬小妻》已上線。
在【茄子文學】這個微~信~公~眾~號回復:303,即可閱讀全書章節
今天小編和大家分享書中的精彩內容。 

  “不是!這是我晚餐的時候煮多了,剩鍋底的,你放心,這湯很干凈,我沒動過!”梁以沫喃喃低語著。

  她“大姨媽”剛走,晚餐做這道菜純粹是為了給自己補血,哪知道剩下的還能給一個大男人補血!

  梁以沫接著從柜子里搬出一張涼席鋪在了床邊的地上,淡淡地說道:“你受傷了,就睡床上吧!”

  “哼!說吧!你想從我這得到什么好處?”男人一口氣吃完后,隨手放下手中的碗,突然冷哼著問。

  他遇見過各種各樣的女人,清純、甜美、性感、成熟等等,總之,什么樣的都有。

  但她們靠近他,往往都是因為他的身世背景,想要在他身上撈點好處。

  所以,他雖“百花叢中過”,但“片葉不沾身”。

  他懂潔身自好,君子坐懷不亂。

  但今晚,那情急之下,他也不知道自己當時是怎沒回事,居然沒控制住自己,對這個女人起了沖動之心。

  聽到男人用這樣冷傲的口氣跟自己說話,梁以沫微瞇著眼睛,沒好氣地反駁:“先生,你是失血過多,導致腦子不好使了嗎?是你先爬到我屋里,輕薄我不說,還暈倒在我床上。我若不是見你受傷了,挺可憐的,心疼你才好心收留你,照顧你的。就你這樣身負重傷,被人追殺,來歷不明,別給我添麻煩,我就對你謝天謝地了!”

  她向來心腸好,哪怕是阿貓阿狗在她面前受傷了,她也會收留照顧。

  心疼我?!

  男人身心一怔,活了二十四年,還是頭一次聽到一個女人對自己說“心疼你”。

  梁以沫正眼都不再瞧那男人一下,收好手機,自顧自地在涼席上躺下。

  他愛睡不睡,反正她折騰了這么久,她累,她想睡。

  而且,這男人腹部上的傷口剛縫了線,應該不會再對她有什么非分之想了吧!

  “剛剛那是你的初吻?”男人又問道。

  梁以沫很快便入睡了,只是迷迷糊糊地應了聲:“嗯……”

  是??!

  那是她的初吻……

  本來是想留給自己的男友何明旭的,但是卻被這個男人給奪走了。

  梁以沫抱著這份遺憾與懊惱,漸漸沉睡了過去。

  男人會心一笑,心里倒是很欣賞這個性格直爽的女人,嘴里也非常直白地回了一句:“好巧,剛剛那也是我的初吻?!?/span>

  但他的話,梁以沫沒有聽見,因為,她已經睡著了。

  當然,他還很贊賞她的廚藝,居然能令討厭吃豬肝的他,欣然接受她做的一份“豬肝紅棗枸杞羹”!

  “既然你救了我,我又奪走了你的初吻,還摸了你的第一次,從此,我以身相許,娶你為妻如何?”男人自顧自地問。

  梁以沫卻只傳來“呼呼”地睡覺時所發出的呼吸聲。

  男人這才意識到她已經睡著了,有些無奈地笑了笑。

  看來,她似乎沒把他當回事??!

  而殊不知,他其實對這個女人,從吻上她的那一刻開始,就有一種似曾相識的感覺。

  這種感覺來得很微妙,但又像是命中注定。

  當梁以沫再次醒過來的時候,已經是第二天清晨了,家里仍舊沒來電。

  醒來后,梁以沫發現自己正躺在床上,而非床邊的涼席上。

  她腦海里的思緒一滯,猛然想起昨晚的事情后,倏地坐起身來。

  床邊的地上鋪著涼席,床頭柜上還放著一個空碗,房間里除了她并無其他人。

  難道昨晚是自己夢游了?

  正當梁以沫以為自己昨晚經歷的事情是一場噩夢的時候,她無意間低頭,看到自己睡裙上那血跡斑斑的印子,頓時嚇了一跳。

  昨晚不是夢!

  那個男人……

  梁以沫連忙從床上下來,打開房門四下看了看,同時又幽微地松了口氣,猜想著昨晚那個男人應該是被他的同伴接走了。

  不過,接走了也好!

  她現在只不過是一名普通的??拼髮W生,正在念大一。

  在這一線大城市里,梁以沫不僅要賺錢養活自己,還要賺錢供男友何明旭讀研的學費。

  梁以沫的生活本來就過得很拮據,壓根就無法再多照顧一個人。

  而昨晚的事情,就像一場夢。雖然丟了初吻,但她也算是救了一個人的性命,為外婆積了些陰德。

  梁以沫釋然一笑,也沒把昨晚那件事情當回事。

  她脫下身上那件血跡斑斑的睡裙,走進衛生間,打算去洗個澡。昨晚停了一晚的電,她身上都是汗臭味。

  站在浴鏡前,脖子上突然掛著的一塊玉墜,又將梁以沫嚇了一跳。

  只見這胸前的玉墜,是由一個“冷”字上纏繞著一條栩栩如生的龍而組成。

  難道是昨晚那個男人留給她的?可他為什么要留下這塊玉墜給她呢?這塊玉墜看起來挺珍貴的!

  昨晚那個男人來歷不明不說,還被人追殺!可想而知,他的身份一定不簡單!

  難道是黑道上的人?或者是政界里的人?再或者是……言歸正傳,不管那個男人是什么身份,總之她不想卷入他的是非之中!

  梁以沫心一橫,忙將脖子上的這塊玉墜取了下來,隨手扔在了洗漱臺上。

  “新的一天,新的開始,梁以沫,今天工作要加油噢!”

  梁以沫洗完澡換好衣服后,站在試衣鏡前給自己打氣。

  她準備出門的時候,另一間房的房門開了。

  只見與她同租一套出租屋的閨蜜蘇漫雪趿著拖鞋,打著哈欠,蓬頭垢面地從臥室里走了出來。

  梁以沫微笑著打了聲招呼:“漫雪,早上好!”

  “早上好,以沫。咦,你怎么就去上班???”蘇漫雪慵懶地伸了個懶腰,睡眼惺忪地看著正要出門的梁以沫問道。

  蘇漫雪是梁以沫是老鄉,不僅是大學同學兼室友,而且還是她的好閨蜜,如今又和她一起請假出來打工,被同一家裝飾裝修公司聘用為實習生,彼此又成為了無話不談的同事。

  兩人緣分匪淺,但性格截然不同。

  蘇漫雪生性懶惰卻十足的拜金主義,換男友的速度比換衣服還快,特別喜歡高富帥類的男人。
《寵溺來襲:總裁的專屬小妻》 未完待續......
在【茄子文學】這個微~信~公~眾~號回復:303,即可閱讀全書章節
讀好書,愛生活。閱讀越精彩,喜歡這本書的讀者,歡迎留言互動哦 



鮮花

握手

雷人

路過

雞蛋
| 收藏

最新評論(1)

Powered by 奎文資訊網 X3.2  © 2015-2020 奎文資訊網版權所有

幸运20